罗时丰

《铤而走险》首映 大鹏欧豪“猛”转型

  法院审理认为,李某在未取得电信设备进网许可和无线电发射设备型号核准的情况下,非法使用无线电通信设备伪基站,采用非法占用公众移动通信频率的方式,在一定范围内搜取手机用户信息,强行向不特定用户手机发送...